首页 > 伊斯坦布尔 > 自由行攻略

博物馆的力量——五月的纯真博物馆给时间的纪念

阅读 84 自由行攻略 2022-05-23
踢马哥 马蜂窝攻略作者

无论行者,还是归人,我们同行:和追梦者游历人间,和回乡客走进田园,和遁世高人暂别繁华,和凡夫俗子乐享红尘。 一起出发,每一次旅程都可以更美!

今年世界博物馆日
主题是“博物馆的力量”
在我们不能走进任何博物馆的上海
感受纯真和时间的力量。
当我们的灵魂聚集在物件上时,
我们破碎的内心
能感受到世界的完整如一,
我们便开始慢慢接受自己的苦难。
——帕慕克
53- 心碎的痛苦和气恼无益于任何人
20世纪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重大,1999年,德国诺贝尔桂冠作家君特·格拉斯特意写了本《我的世纪》,以每年一个故事的形式重述百年历史,作为对世纪末的德国乃至欧洲的纪念。而此时在曾经深受德国影响的土耳其,另一位未来的桂冠作家奥尔罕·帕慕克(Orhan?Pamuk)已颇有声名,他的收藏癖好刹不住车,开设一座博物馆的念头蠢蠢欲动,这座博物馆将重现他魂梦相连的伊斯坦布尔。

\"为什么旁人从未想过......

为什么旁人从未想过,
在一个故事里把一部小说
和一座博物馆结合在一起?
——帕慕克

十几年后,帕慕克所有的构想都得以实现,先是2008年出版小说《纯真博物馆》,接着,2012年同名的纯真博物馆落成开张,同时还出版了记录博物馆来龙去脉的书籍《纯真物件》。
再过三年,他参与摄制和撰写旁白的纪录片《纯真记忆》得以发行。这些不同的媒介和实物有一个共同的指向——以爱的名义,呈现作家眼中的伊斯坦布尔在1970年代前后数十年的样貌
Tips:
《纯真博物馆》
1975年的伊斯坦布尔,婚约在身的30岁富家子凯末尔爱上了穷亲戚——18岁的远房表妹芙颂,奈何两人爱情来而复失,芙颂另嫁他人,在与丈夫离婚准备与凯末尔结婚前突然离世??┒费笆サ闹堪?,疯狂地搜集与芙颂相关的一切物件,他花了18年时间走完1743个博物馆,创建出独一无二的纯真博物馆。
图/ 鸟笼 博物馆地址:?ukurcuma Caddesi Dalg?? ??kmaz? 2 34425 Beyo?lu www.masumiyetmuzesi.org/en
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冠以纯真的名义?
世道变迁、青春易逝总是催化一个念头的必要因素。为说明动机,帕慕克专门写了篇博物馆宣言放在一楼,大致意思是——
我们不需要史诗,要小说;不要集体,要个人;不要大而昂贵,要小而价廉。
因此,博物馆展示的不是伊斯坦布尔的宏大历史,而是作为个人的作家在青少年时代亲历的伊斯坦布尔:他在那里出生、成长、学习、恋爱、生活和工作,他反复观察它、描绘它、拍摄它,并多次把故事的场景设置在那里。世事变迁,西化的生活方式从流行到退潮,少年时代熟悉的一切都发生了大变化,旧日伊斯坦布尔的风韵消逝了,作家只有通过语言重新搭建记忆中的城市。
为此,他一边写小说一边搜集各种老旧物品和影像,在小说结构的取舍中办博物馆的想法越发强烈。以无声的“物”反映生活中的点滴细节,这些碎片般的细节经过重组,脱离了原有的用途和承载着的情感,成为一部小说坚实可靠的背景和说明。

对于读过小说的人来说,故事场景已经在脑海里成形,而物件则带着陈旧光泽为想象提供证据和边界,帕慕克希望两者并置能更准确地重现一座城市辉煌和衰败的往日风光。伊斯坦布尔的一切在他那里,好比普鲁斯特的贡布雷和??四傻脑伎四膳了ㄏ?,是永远值得反复叙述,不断回味的主题。

\"看,在沉寂里......

看,在沉寂里
万物归顺,似乎要吐露
它们全部的奥秘。
帕慕克借意大利诗人埃乌杰尼奥·蒙塔莱(Eugenio?Montale)
《柠檬树》的诗句作为博物馆的注解。

纯真博物馆于2012年春开张,位于伊斯坦布尔贝伊奥卢区楚库尔主麻街(?ukurcuma),离作家少年时的居住地只有10分钟路程。

1999年帕慕克经过长时间的寻找,在这条落寞的街道深处买下了一栋有百年历史的破败五层楼房。位置的选择既囿于经济的原因,又符合书中女主角芙颂社会阶层的定位。更何况,帕慕克参观过不少伦敦、巴黎那些显得冷清的后街博物馆,心里早有类似的盘算。
图/ 1960年代的伊斯坦布尔街景
搜集藏品的爱好早于小说写作,即使2002年开始创作《纯真博物馆》时,有些讨喜的物件也是先买到手再被组织进故事里的。1990年代末,楚库尔主麻一带随着经济发展逐渐热闹起来,旧货店、跳蚤市场近在咫尺,帕慕克每每利用送女儿上学或者去附近工作室的路上去淘旧货,有时还走进一些私人囤积者尘封的屋子寻找合意的物件。

这些旧日城市生活留下的物品和影像资料多数并非什么高级货,它们属于一个有限的时空,因贴近鲜活的生活而易于获得观者的共鸣。
这些藏品被放在一个个垂直摆放的展盒里呈现,每个展盒有一个编号,对应小说的一个章节。小说和博物馆跨越漫长的十来年先后完成,制定最初的工作框架显示了极大的远见。后续的改动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执行中又要经历无数调整,更何况还有05-07年间遭受的强大政治压力。纯真博物馆的小说-博物馆体系得以面世,没有超常能力和意志力是不可思议的。
这些藏品被放在一个个垂直摆放的展盒里呈现,每个展盒有一个编号,对应小说的一个章节。小说和博物馆跨越漫长的十来年先后完成,制定最初的工作框架显示了极大的远见。后续的改动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执行中又要经历无数调整,更何况还有05-07年间遭受的强大政治压力。纯真博物馆的小说-博物馆体系得以面世,没有超常能力和意志力是不可思议的。
Tips:
帕慕克的成长道路
帕慕克1952年出生在伊斯坦布尔一个奥斯曼贵胄后裔的家庭,这个家族的财富由其从事土木工程的爷爷靠着1930年代土耳其大造铁路所积累。当时土耳其中产阶级家庭流行西式生活,接受西式的教育。
帕慕克6岁开始学习绘画,1967年进入伊斯坦布尔科技大学学建筑设计,以期继承祖辈行业。大三时他决定辍学从事文学,后转校改学新闻,1975年也就是他23岁时彻底放弃绘画,决定成为一个小说家。
有句笑话叫做不想当将军的司机不是好厨子,用在帕慕克身上似乎是神来之笔。作家青少年时期拥有的画家和建筑师的隐藏技能在布展设计中大放异彩。每一个展盒的布置手法都别出心裁的,由作家带着两个助手完成,从绘制草图到试验、调整到一丝不苟地完成,没有一个展盒是简单的物品陈列,没有雷同手法,而是一件件饱含故事情节的精美艺术品。

2011年春夏,帕慕克放下写作,在博物馆里连续工作了六个月设计展盒、布置产品,虽然面对新主题和大量藏品有时候会觉得茫然,但经过不断讨论、试错,最终都有了完美的成果。芙颂抽过的4213枚烟头并置于一楼大厅的墙上,在那段时间里,帕慕克接受凯末尔的请求,在每个烟头下都写上了注解。
凝神于展盒,观众很容易走近1970年代前后伊斯坦布尔的风貌人情,那些流行的穿着打扮、汽车、汽水、博斯普鲁斯海峡上的汽船,海峡边的旧清真寺和仿佛腾空而建的国际式样的希尔顿酒店,以及流行音乐、电影和时髦阶层的生活娱乐方式,还少不了人们对家庭、爱情和死亡的看法。

有时用一幅画或者一张放大的照片作背景,物件和裁剪过的图像片段经组合后摆设或悬吊在前面,透视欺骗的手法在这里得到运用以期获得更远的景深,比如第27号框-森林中的野餐场景便是由一幅19世纪初欧洲建筑师的风景画发展而来。
有些展盒的布置在精致调整的照明下仿佛电影场景,一下子就能抓住观者的注意力。如第14号展盒-伊斯坦布尔的街道、桥梁、陡坡和广场,观者仿佛能走进展框,远处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气息似乎已经扑面而来。

而像37号-空房子这样的展盒,则更像是艺术家构思的抽象作品,悬置空中的展品间有种不易觉察的关系,需要观众展开想象力去体会和思索。
图/ 46号展盒-悔婚正常吗?
在展品间奇妙新关系的影响下,有时展盒的内容也会稍稍逸出小说章节的限制。帕慕克只在盒中主题是表达某种情感的时候,才允许这方面的些许自由。而事实上,物的魔力早已在展盒里显现,它们既依恋于小说的架构,又独立存在于博物馆里。爱本是人类共有的情感,展品的言说因此而多意,每一个观者都有可能在自己的经验中找到与它们呼应的共振点。

\"在时移世易之后......

\\\"在时移世易之后,
向后世观者细细描述一个人的一生,
又是何等令人兴奋啊。
这是纯真博物馆真正的缘起。
我相信,小说和博物馆是同时诞生的。
——帕慕克\\\"

开张两年后的2014年,纯真博物馆就因为其独特的构思和布展理念被评为“欧洲最佳博物馆”。帕慕克凭借精巧的叙述策略在小说和博物馆间穿针引线,一方面他是接受老年凯末尔的请求凭着多年搜集的芙颂相关物品以讲述两人的爱情故事,另一方面也在表达对一个属于自己时代的伊斯坦布尔的恋恋不舍。
图/ 34号展盒-像太空里的狗一样
博物馆入口处的地面有一个螺旋图案,这是帕慕克对亚里士多德时间线由无数片刻组成理论的象征性图绘,他借此隐喻物品组合所讲述的故事—往昔在此幻化为博物馆的空间,无论小说虚构人物凯末尔还是聆听者帕慕克,甚或作家帕慕克,都认为这是人生最幸福的事。
有朝一日
我希望我们拥有一个
献给当下这个时刻的上海的
博物馆,
只需要一个“简陋”的后巷的入口
他的物件小而价廉,
是记录个人的,
是小说似的……

您必须登录才可以评论

评论(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
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高潮视频,国产精品嫩草影院永久,国产精品主播一区二区三区,韩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